好阅网 > 玄幻小说 > 灵天幻梦 > 第一千三百八十四章 沦落(二)

第一千三百八十四章 沦落(二)

推荐阅读:重生之神级投资林风沈萌萌重生都市之我是仙王带着神墓镇压斗罗曌帝双龙传重生之无上魔祖万界毒尊第一战神Re,骨傲天屠戮的我向往之文娱之王回到战国当赵括

    (身体状况不佳,老规矩,明天补上)

    “呼——”

    一声轻呼在老道观的偏厅响起,顾陈书缓缓地睁开了双眼,在黑夜中闪过一道锐利的目光,随后渐渐隐没在他的眼睛深处。

    他微微地皱了皱眉头,崇城的大雨下了七天,自己得到恒古书箓也已经七天的时间。但是至今,他还是没有摸清楚这本书的来历,以及上面所记载的修行法到底该怎么施展。

    倒不是说不能修炼,实际上顾陈书已经修炼成功了。

    可是这东西……跟他想象的有些出入,根本就不像小说里写的那样,修行之后便有什么气在自己的经脉中流窜。

    随后就是猛然突破,展现他非凡的天赋,便可以凌空虚度、目力入微诸如此类。

    更不像老道士说的道家养生术一样,能够性命双修、强身健体,甚至冥想神游可得自在逍遥。

    总之就是一点效果都没有。

    再次闭上眼睛,顾陈书沉下心来,便看到了自己意识海当中的那本折页书,就这样漂浮在自己的识海当中,照亮了一方天地。但是顾陈书的意识,根本无法与它沟通,只能看到上面写着的文字。

    折页书的封面上写着四个字——“恒古书箓”。

    得到这本书,顾陈书自己也很难说的到底是幸运还是不幸。

    七天前,高考结束那天,崇城开始下起很大的雨。他刚走出考场,便看到邻居李叔正一脸焦急地站在雨中东张西望,衣服都被淋湿了也丝毫不在意。

    见到顾陈书走出来,李叔便立刻上前,一把拉住了他,急切地说道:“小书!你爷爷不行了!你快跟我回去!”

    天上的闷雷一下就落在顾陈书的心头上,让他的脑子都一片空白。

    李叔口中的爷爷,并非他的亲爷爷。

    顾陈书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只知道自己很小的时候,被爷爷从崇河上飘下来的一口铜盆里面捞起,从此以后就一直在崇城的贫民区生活。

    爷爷是算命的,姑且算是赚个辛苦钱。就是靠着这么点微薄而不稳定的收入,老人将顾陈书从小拉扯大。

    顾陈书感念爷爷的辛苦,学习十分的刻苦。本以为上了大学之后,自己就可以勤工俭学,再也不用让爷爷费心。

    甚至是顾陈书都计划好了,本科毕业之后他就找一份不错的工作,将爷爷从贫民区里面接出来颐养天年。

    可是怎么突然就……

    “前些天,是不是有个人路过,让你爷爷帮忙保管了什么东西?”李叔问道。

    顾陈书茫然回想,终于想到了前两天的事情。当时自己在备考,并没有太过在意。但确实是有一个人,交给了爷爷一个盒子,花五百块让爷爷帮忙保管三天。

    “造孽呀!”李叔悲声道:“今天就有几个混子过来,非要拿走那件东西。你爷爷不肯,他们就跟你爷爷动手争抢,等我们赶过去的时候,你爷爷已经……”

    顾陈书咬了咬牙,跟着李叔一路小跑,顺着崇河到了城西,过桥再走一段就是贫民区。五里多地,他们硬生生跑了不到十分钟就看见了贫民区的入口。

    等赶到破屋子门口,顾陈书忍不住“噗通”一下就跪在了泥地里。

    他们的房子已经坍塌了多一半,周围的邻居们正在冒着雨搬运房屋的残片,周围的雨越来越大,顾陈书看得浑身的血也越来越冷。

    李叔也吃了一惊,赶忙问是怎么回事。

    李婶儿告诉他们说:“你叔去找你之后,我就照顾你爷爷,然后有人去请大夫。没想到突然下起雨了,我想着家门口还晾着衣服,寻思就一会儿,然后回去收了一下,结果就听见好大一声啊!我一回头,房子就……哎!”

    说着,李婶儿有些自责地说道:“要是我没出来,说不定还……”

    顾陈书其实这些都没听进去,他只是看着面前坍塌的破房子,脑子里面麻酥酥的,只感觉眼前一阵眩晕。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猛地深吸一口,从地上踉跄着爬起来,冲到了废墟里面。

    他记得爷爷的床在什么地方,找准了一个方向,就这么向下挖过去。破碎的砖头,断裂的木茬,把他的手划出一道道口子。鲜血就这么流淌出来,沾染在废墟上,被雨水冲刷下去。

    周围的人看着他,也没有阻拦,只是无奈地摇了摇头,默默关注着顾陈书,防止他再出现什么意外。

    终于,顾陈书看到了床铺的一角,还有床铺上的被子和爷爷的衣服。

    顾陈书强忍着手上的疼痛,将上面覆盖的所有东西都扒开来,却没有注意到,自己的鲜血顺着雨水,流淌到了已经破碎的床铺下面,浸透了下面一本封面和书页里都没有字的古书!

    “爷爷!”顾陈书看着躺在废墟中的老人,大声喊道。

    李叔正在旁边清理残垣,听到喊声连忙赶过来,伸手探了一下,不由得遗憾地摇了摇头。

    顾陈书的眼泪忍不住就流了下来。

    “你爷爷本来身体就没那么好,刚刚被那几个人打了一顿,又突然被屋子塌下来砸中,已经……”

    顾陈书只感觉血气上涌,胸口狂跳,眼前都变得血红了起来。他挣扎着想要站起来,迫不及待地要找那些害死爷爷的凶手报仇!

    然而就在这样的一片血红当中,一道金光却突然闪到了顾陈书的眼前。没待他来得及躲闪,便猛地盖住了他所有的视线,没入顾陈书的眉心当中。

    顾陈书只觉得精神一震恍惚,昏迷之前,他只记得自己看到那本无字古书,就这么钻进了自己的脑海,爆发出一片耀眼的金光。

    然后,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到再次醒来,他已经躺在了老道观里面。老道士告诉顾陈书,他爷爷的尸体已经被邻居们帮忙收殓,就等他醒过来了。

    顾陈书刚想站起来,就感觉一阵眩晕。

    老道士劝说道:“你之前受了伤,又受到了刺激,加上淋了大雨,身体状况本来就不好。我知道你心里着急,但是人已经死了,老顾是个好人,可惜了。”

    顾陈书这才躺在了床上,想哭,却不知道该从何处哭起,不由得有些发愣。

    老道士见他的样子,摇了摇头,只说了句去给他做饭,便离开了偏厅。

    独自一个人在屋子里发了一会儿呆,顾陈书这才彻底接受了如此的变故,不由得悲从中来,紧紧闭上了眼睛。

    然而就在这时间,一道金光闪过。

    顾陈书看得清楚,一本折页的书册,正悬浮在自己的眼前。就像是黑夜中的灯塔,散发着淡淡的金光。

    书页上的金光落在眼中,有种暖暖的感觉,顾陈书感觉自己萎靡的精神也舒缓了许多。

    他猛地睁开眼,却发现眼前景色依旧如常,自己还在老道观里面,看到的依然也还是老道观的屋顶。

    这是?

    顾陈书猛然想起昏迷之前的最后一刹,那本无字古书冲进自己脑海的情景。

    爷爷是算命师傅,手里当然得有几件像样的“古董”,无字古书就是其中之一。据说,是爷爷的爷爷留下来到,历史悠久已经不知从何考证。总之很古老,但是可惜上面一个字都没有。

    这本书一直都在爷爷的床席下面压着,保存完好。顾陈书实在是想不清楚,到底为什么这本书会突然冲到自己的脑子里变成这样。

    难道爷爷本不是一般人?

    想到这里,顾陈书突然苦笑起来,若爷爷不是一般人,怎么可能落得这样下场?还是自己想多了。

    他重新闭上眼睛,折页书果然再次出现,而且更加清晰真实。

    定睛看过去,顾陈书便看到折页书的封面上写着四个字——“恒古书箓”!

    恒古书箓?是什么?

    顾陈书看着折页书,很想要翻开这本折页书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这样想着,折页书居然如他所想,慢慢地掀开了第一页。

    就这样躺在床上,从头到尾将《恒古书箓》翻看了一遍,发现上面记载的都是一些玄之又玄的东西,看起来就像是故事里面说的修仙功法。

    整本《恒古书箓》一共分为四部分。

    第一部分叫做“真悟术”,第二部分叫做“真言术”,第三部分标题叫做“书箓”,第四部标注着“附录”。

    其中真悟术和真言术都是修行法,顾陈书经常在老道观蹭书看,古文基础不错,略加阅读便读懂了其中关键。

    所谓真悟术,是《恒古书箓》当中的主要修行法,但并非是一段口诀。真正的修行方法,藏在这段文字的韵律当中。反复阅读篇章,可以将这种韵律化为己用,融入到自己的精神当中。

    按照真悟术的介绍所说,通过这段韵律,可以尽数领略书海真谛,感悟名篇经典当中的真言。

    感悟的真言越多,真言本身的潜力和威力越强大,便能够提升自身修为。

    而第二部分的“真言术”和“真悟术”大同小异,顾名思义,便是《恒古书箓》当中记载的主要法术,用以激活顾陈书所领悟的真言,发挥真言的功效。

    至于第三部分的“书箓”部分,作用就是将顾陈书领悟的真言烙印记录在恒古书箓上。这本《恒古书箓》,既是秘籍,又是法宝,可以储存顾陈书所有的领悟。

    当然,现在折页书里面占面积最大的“书箓”部分,现在还是空白一片,等待顾陈书的开发。

    最后一部分的“附录”内容,则记载了一门口诀、一样武器的炼制之法、一种真言书写技巧。

    顾陈书深吸了一口气,将“真悟术”和“真言术”反复阅读,并且牢牢记在心中,便觉得耗尽了尚且不多的精力,不得不暂时休息。

    在老道士的照顾下,顾陈书便住在了道观里,休养身体,给爷爷守孝。在夜半的时候,偷偷修行《恒古书箓》上面记载的功法。

    然而七天过去,爷爷的头七到了,顾陈书在第二天的时候,就已经将“真悟术”和“真言术”的韵律尽数融入自身。

    可到现在为止,他却依然没有找到领悟真言的方法。

    难道是读书的姿势不对?顾陈书看了看放在手边的《道德经》,自我安慰。

    “命里有时终须有!无争!无争……”

    第二章:落水

    “顾陈书?”一道轻灵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转过身来,顾陈书便看到了那张如同雨后清荷一般明媚含蕴的脸,就像眉眼之间都带着诗情画意一般。

    她的名字,叫许晴烟。

    “雨晴烟晚。绿水新池满。”

    顾陈书还有点恍惚,没想到自己居然在这里会看到这个姑娘。

    他喜欢许晴烟这件事情,已经不是秘密了,班上的人都知道。只不过顾陈书向来自知,而且又能够坚定专心学业,所以并没有太过分心。

    今天是高考出成绩的日子,顾陈书没有电脑,也没钱去网吧,只能去学校找老师帮忙查成绩,正往回走的时候,没行到却遇到了许晴烟。

    “听说你爷爷出世了?节哀。”许晴烟淡淡地说道,就像是一般同学朋友的安慰一般。

    但是听在顾陈书的耳朵里,让他的心里暖了许多。

    他展颜一笑,点头道:“谢谢!”

    许晴烟看了看顾陈书的样子,似乎放心了些许,问道:“你现在住在什么地方?”

    “住在城西的老道观。”

    “刚好,我也要去城西。”

    “啊……哦!”顾陈书倒是没想到,许晴烟居然会主动和自己同行。和自己一直暗恋的女孩走在街上,顾陈书只感觉这个世界从未有过的虚幻。

    就算是脑子里藏了一本折页书,也没有今天的事情来得更让他恍惚。

    一路上的时候,许晴烟似乎并不想多说什么。顾陈书觉得略有些尴尬,只好主动开始话题:“我刚才去查成绩了,你考的怎么样?”

    许晴烟轻声道:“还是老样子。”

    老样子,当然就是年纪第一。其实顾陈书早就在老师那里看到了成绩单,许晴烟的成绩一如既往的好,比顾陈书高出了许多名。

    “那还真是厉害,我就不行了……”顾陈书说着,也觉得说不下去了,只好闲扯:“这雨还真是大。”

    崇城的雨,断断续续下了好久,从爷爷出事那天开始,或大或小,阴云笼罩了整个城市将近半个月的时间。

    许晴烟倒是对这方面似乎有些兴趣,说道:“听说水位上涨严重,堤坝都很危险,专家正在研究如何分流。”

    “是吗?”顾陈书没有电视,也没有手机的,当然是两眼一抹黑什么都不知道,却没想到情况已经严重到了这样的地步。

    只不过这之后,两个人也没有了话题,就这样一直走到了一处有分叉口,许晴烟停下来说道:“我要去那边了。”

    说着,也不等顾陈书回应,许晴烟便转过身,素手青伞,拐向了一条雨巷。

    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勇气,顾陈书突然向前一步,叫住了她:“许晴烟!”

    许晴烟停下脚步,疑惑。

    顾陈书张了张嘴,很想把那句话说出来。他觉得,现在不说的话,可能自己这辈子都没法释怀了。

    但是它就梗在喉咙里,硌得生疼,可就是吐不出来。

    然而就在顾陈书着急的时候,一声尖叫突然从另一边的街角传来,就像是防空警报一样拉响了紧张的气氛。

    顾陈书和许晴烟转过头看向了那边,两个人都是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呼。

    只见崇河上游,一座几乎有三五米高的洪峰,正在顺着河道直扑而下。街道上和桥面上全都是四散奔逃的人群,大街上叫声迭起,已经俨然是一副乱象了!

    远处靠近洪峰的车辆行人,被漫过河岸的大水卷了进去,瞬间便消失得无影无踪,人们纷纷朝着附近的店铺撤退,开始向二楼逃命。

    顾陈书吓了一跳,转头看到了身边的许晴烟,猛地甩掉了手里的旧伞,一把就抓住了许晴烟的手。

    “快逃!”

    许晴烟被顾陈书拽了一下,似乎有点没反应过来,看着抓在自己手腕上的那只手,一直被顾陈书拉着,冲进了旁边的店铺里面。

    店里的老板也看到了远处的洪峰,急得跳脚,赶紧招呼他们:“学生!快点上楼!快点!”

    顾陈书将许晴烟推上了楼梯,不经意地一个回头,脚步却顿了一下。

    抓在胳膊上的手消失,许晴烟下意识地回过头,就看到顾陈书死死地盯着窗外。

    老板也是一回头,忍不住着急道:“你在干什么?快点上楼,洪峰就要……”

    然而这个时候,三个人都是沉默了。

    就在店铺的路对面,一个穿黄色雨衣的小孩子正站在河边的路沿上,似乎是被人群冲散在路边,正仰着头寻找父母,大声哭泣。

    许晴烟沉默了,顾陈书也沉默了,店铺老板一咬牙,背影消失在了楼梯口。

    顾陈书只觉得而自己的脑子里“轰”地一响,几乎盖过了轰隆的水声。他回过头,红着眼睛看向了许晴烟:“我去!你上楼!”

    许晴烟却摇了摇头,认真道:“一起去!”

    顾陈书看着她的眼睛,突然笑起来,如同雨后天晴的彩虹。许晴烟都有些晃神,她从没见到过有人露出这样灿烂的笑容,笑得如此动人心魄!

    然而还没有等看清,顾陈书已经转身冲出了店铺。

    许晴烟顿了一下,连忙跟在后面,向门外看去,就见那洪峰已经近在咫尺。

    顾陈书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用自己这辈子最快的速度,冲过了漫水的街道,三步两步跨到了街对面,一把将那个穿着黄色雨衣的娃娃抱了起来。

    看了一眼迫近的洪峰,他咬紧牙关转身就跑。

    然而还是晚了。

    当顾陈书淌过已经漫到腰身的水位,将小娃娃扔进了许晴烟的怀里的时候洪峰已经到追到了他的背后。

    他没进屋,而是伸手拉住了店铺两扇对开的玻璃门,将玻璃门死死地扣在了自己的胳膊里。

    “上楼!”顾陈书大声喊道。

    随即而来的洪峰,便将他的声音淹没在了浑浊的水中,只留下了一截依稀可见的手腕。

    许晴烟看着在水中依然死死拉住门把的那只手,没有什么表情的脸上也是不由得动容,忍不住叫了一声:

    “顾陈书!”

    然而顾陈书已经没法回答了,她来不及多想,看了看就要冲破玻璃门的大水,奋力地转过身,穿过屋子里已经到胸口的水,朝着楼梯跑去。

    当许晴烟终于抱着孩子坐在了二楼的地板上的时候,一楼的水位已经紧随其后地彻底漫了上来,几乎到了二楼的楼梯口。

    许晴烟再也忍不住,抱着怀中的孩子,看向了窗外漫卷的浊浪狂涛,似乎还有点不敢相信的样子。

    崇山的半山腰上,一块能够俯瞰整个洪水席卷崇河两岸的地方,正站着两道人影,样貌俱都古怪至极。

    其中一个,身上穿着一身黑色的袍子,袍子的样式分不清古今中外,一头长发披散着,脑后一团道髻上戴着一只墨玉雕刻的玉蝉。他的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脸色略微铁青,双眼当中透射着一股阴冷凌厉的暗光。

    而另外一个,身上则穿着同样样式的白色袍子,发髻上插着一只白玉雕琢的玉蝉。整个人仿佛温润如玉,眉眼之间多带绰约,一张脸也如同玉蝉一般,洁白如玉,莹润若有光。他的嘴角长带微笑,眼神里满是温和。

    若是此时有人在旁边看到这两个人,怕是都要吓得以为自己见了鬼。

    瓢泼的大雨正在哗啦啦地落下,崇山上的树叶都被打得“噼噼啪啪”抬不起头来,满地山石流淌着雨水,如同小溪一般。

    可偏偏这两个怪人的身边,却没有一滴雨水落下来!

    两人头上的玉蝉散发着些许微光,从天而降的雨水就像是落在一层无形的护罩上一样,从它们的身边滑落,无法靠近他们周身一米的距离。

    “师兄,生魂石既已到时候,我们又何必在这方小城继续停留?师父当初可是说,让我们快点回去,最近上面查的可是紧得很。”

    那名白袍青年开口说道,声音软肉无力,轻若和风一般入人心神。

    黑袍师兄却冷哼一声,道:“少拿师父做掩护,你若真是如此尊师重道之人,何必入我神教?生魂石已经到了我们的手里,当然是要好好的使用一番。更何况,我可是听说了一个大秘密,上面之所以查得那么紧,也正和这个秘密有莫大的关系!”

    “哦?不知道是什么秘密?竟然让师兄愿意留在这个地方?你不是最讨厌下雨了吗?而且我们前日里做下的事情,怕是很快就要被人发现,还来得及?”

    黑袍人看着下方的洪水,目光闪动:“来得及来不及,都要拼一把,这可是关系到我们晋升金丹的路途!”

    白袍青年也是微微变色,脸色微正:“此言当真?”

    “自然!”

    “整个俗世当中,能够拥有如此神效的宝贝,当不出两手之数,不知道是哪一件现世了?”

    “你可听说过……真液壶?”黑袍人轻声问道。

    白袍青年愣了一下,旋即释然,点头说道:“原来如此,那确实值得你我兄弟二人继续盘桓些日子了。咦?又一个人……”

    说着,他的兴致似乎更高了,如同观景,俯瞰着下方的崇城。

    黑袍师兄闻言,转头看向下方,便见洪水当中卷过一道身影,差不多已经没有了气息,在浑浊的浪涛中若隐若现,裹挟向前。

    他不由得冷笑。

    “呵!蝼蚁!”

    顾陈书感觉自己的身体都要被撕碎了。

    在那一瞬间,他天真地以为,自己完全可以拉住那扇门,心里还奢望着,等到洪峰过去之后,自己就可以游上水面,爬进二楼的窗口。

    但是就在水流拍击在身上的一瞬间,顾陈书就明白了,所谓的无知无畏,也不过如此。

    他曾经在树上读过,湍急的河水到底会产生什么样的巨大力量,但是知道和体验,完全是两回事。

    当第一道水流拍击在自己身上的时候,顾陈书只感觉自己拽着门把手的两只手,一下子就被撕裂了。

    等到他好不容易开始适应这种疯狂的撕裂感,身体也开始在水流当中稳定下来的时候,一股更加大的冲击力直接横推过来,摧枯拉朽。

    早就已经疼到根本没有知觉的胳膊,瞬间被着一股巨大的力量拉扯开来。

    浑浊的泥水让他睁不开双眼,他看不到许晴烟,看不到那个被他救下的孩子,不知她们是否已经脱离了危险。

    不知道一块什么硬东西,随着水流狠狠地撞在顾陈书的胸口上,他胸膛里积攒的最后一口气被彻底砸了出去。

    粗粝的泥沙和浑浊的水钻进了他的嘴巴、他的鼻腔、他的喉咙和气管,力气渐渐地消失。紧接着,就是一声闷响,后脑撞到一根柱子,顾陈书便彻底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

    但是让顾陈书惊奇的是,虽然自己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但是他的意识居然前所未有的清晰。

    恒古书箓散发着淡淡的金色光芒,真悟术的篇章轻轻掀开,一股韵律和顾陈书的身体产生了一股莫名的共振。

    这就是死亡的感觉吗?

    可惜自己刚刚才得到了修行功法,难道不是应该从此走上人生巅峰吗?怕不是作者拿错了大纲还喝了半斤假酒的样子。

    这种感觉很奇怪,顾陈书觉得,自己的灵魂仿佛被关进了一个小盒子里面,盒子里面回荡的全都是这样的一个声音。

    但是同时,他又能够清晰地感觉到,自己失去了力量的身体,就像一个破麻袋一样,在洪水当中随波逐流上下浮沉着,甚至连身体上的每一道水流,他都能够感觉得到。

    顾陈书突然想到了《道德经》当中关于水的描述:“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

    上善若水?

    他试着在心中默念了一遍。

    突然之间,就在他灵魂所在的那个小盒子里,真悟术的韵律猛然一转,突然从顾陈书的身体深处吐出一口气顶在了喉咙里。

    “上善若水!”

    当声音响起的时候,顾陈书只感觉自己的身体一阵轻飘飘飘的,脑海当中似乎有什么东西烙印在里面,紧接着就是浑身上下大片的剧烈疼痛。

    等等,疼痛?

    顾陈书猛然睁开眼,用尽所有的力气翻了个身,将头抵在石板上,张大嘴,狠狠地将胸肺中的水给吐了出来。

    趴在坚硬的石板上,他用还能动的右手抠向了自己的喉咙,忍着疼痛和恶心,从喉咙的深处掏出了一条裹着水草的塑料袋。

    狠狠地喘了几口气,活着的感觉渐渐回到了冰凉的身体。

    虽然不知道身上受了多少伤,顾陈书躺在石板上,疼得龇牙咧嘴。

    不过,终究是活了过来。

本文网址:http://www.haoyue520.com/xs/0/477/91241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haoyue520.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