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阅网 > 都市小说 > 别叫我歌神 > 第1948章:红蓝二色琴弦的二胡“无名”

第1948章:红蓝二色琴弦的二胡“无名”

推荐阅读:这个剑修有点稳猎谍九叔世界之最强天师人间苦从我是特种兵开始崛起大明镇海王盖世都市狂少文明之万界领主全职相师

    格热戈日队长万万没想到,今夜白骑士团的人走了,他却成了现场的焦点。

    刚才那些想要加入今夜白骑士团的人,都围了过来,一脸讨好地看着他:“警官,能不能帮我们引荐一下,我们真的非常希望加入今夜白骑士团!”

    另外一些民众,  则对他牵着的那匹马格外好奇,都伸手想要摸一摸。

    甚至还有一些妙龄少女,对他频频放电不,还有人非要给他留下联系方式,把格热戈日队长都整不会了。

    妈蛋,老子的女儿都和你们差不多大了好不好!不要让我当禽兽啊喂!

    在华沙的民众们,  还在城堡广场上聚集不愿意离去时,谷小白已经回到了海上龙宫。

    他刚刚降落,  手机就“嗡”一声弹出来了一个提示来:

    “恭喜宿主,  您超额完成特殊场景‘华沙陷落’,获得任务奖励:‘不息的魂灵’丝弦、场景奖励‘大骑士团的城堡’、大骑士团的城堡。”

    “‘不息的魂灵’丝弦(史诗级):一根由柔韧的丝线编制而成的琴弦,纠缠着许多即便死去也依然在躁动的魂灵,他们依然想要驰骋在战场上。琴弦本身独特的泛音,以及和乐器其他部位结合、摩擦、共振产生的独特音色,都拥有难以言喻的魔力。‘不息的魂灵’可在任何时空召唤使用,可用于拉弦、弹拨类乐器,善于表现节奏躁动,律动感强的乐曲。使用该琴弦的乐器,所演奏的音乐,对波兰版图内(包括历史版图)的民众,感染力和认同感提升。对贵族、军事类身份者感染力和认同感提升。”

    “咦?”谷小白一愣,这个“不息的魂灵”丝弦,竟然有两个属性。

    第一个属性和之前的“帝国的命运”丝弦相同,只是地域不同。

    而第二个属性,对“贵族”、“军事”类身份的感染力和认同感提升,  则是之前没有过的。

    从面积上来,  波兰的历史版图远不如俄罗斯的大,  但是加上这个“贵族”和“军事”类的加成,那就不同了。

    贵族,在国内是一个已经消失了的称呼。

    波兰和俄罗斯,都曾经是苏联的成员,贵族也都消失不见了。

    但是在欧洲,贵族依然是根深蒂固的势力,除了明面上的地位譬如欧洲的各个王室依然享受着全世界的尊敬,享受着超国民的待遇之外,其他的贵族也是一股不可小觑的势力。

    即便到现在贵族依然掌握着欧洲大量的土地、金钱、上议院……有外人进不去的圈子和社团。

    在欧洲,贵族这个身份,依然是硬通货。

    资本主义的逻辑之下,封建社会依然存在着,并没有断绝。

    许多欧洲的元首,都曾经想方设法,给自己认个贵族祖宗,就是为了挤进贵族圈子里去。

    谷小白看着“不息的魂灵”这根丝弦上的“贵族”属性,突然觉得,或许这“不息的魂灵”有两个属性也不奇怪。

    这些驰骋在战场上的骑士,本来就都是贵族,现代的普鲁士已经被灭,  现代的波兰也已经没有了贵族,他们拼杀而来的成果,后人并没有享受到,所以才会“不息”吧。

    身为一个历史的见证者,谷小白也不知道该不该同情他们。

    一方面,他已经看惯了历史上的朝代更迭,几十几百年,中国的王朝就更迭一次,任你秦皇汉武,绝代军神,也不过是雨打风吹去,大家各领风骚数百年,几百年之后也无所谓了,所以对“失去”显得颇为坦然。

    但在欧洲,这一千年来,国家之间再怎么打,也不太赶尽杀绝,彼此之间血脉相连,丹麦王室已经传承了1000年都没有断绝,所以这些被断绝了血脉的贵族们,也难怪会“不息”了。

    谷小白一伸手,这只“不息的魂灵”琴弦,就出现在了谷小白的手中。

    “咦?”

    这是一根相对“帝国的命运”略微纤细一些的丝弦,整体猩红色,像是刚刚从身体内流淌出来的鲜血,同时还散射着朦胧的红色光芒,这根琴弦更神奇的地方是,在谷小白的手中,不像是丝弦那般柔韧,而像是一根金属丝一般,挺得笔直。

    谷小白拿着在空中轻轻一挥,琴弦竟然都没怎么弯折。

    它给人的感觉,竟然是刚性的。

    但他轻轻一拽,这根琴弦竟然弹性十足。

    横向刚性,竖向弹性?

    这样的琴弦,演奏出来会是什么样子的?

    谷小白伸手一抹,这根琴弦,已经出现在了二胡“无名”上。

    和蓝色的“帝国的命运”一起,一红一蓝,交相辉映。

    谷小白捻起琴弓,轻轻一拉。

    “轧轧轧……”带点奇特拍音的声音响起。

    这种拍音,本来是音乐中需要尽量避免的,但不知道为什么,这根琴弦的拍音,却并没有带来负面的影响。

    而且,它的响应速度惊人,在谷小白的琴弓拉上去的瞬间,似乎震动就已经传遍了琴身。

    谷小白琴弓一搭,宛若暴风骤雨一般的快速节奏响起。

    16分音符,32分音符,64分音符,128分音符……

    对二胡来,这已经是快到不可思议的速度,谷小白的琴弓已经拉成了一段幻影。

    但这段琴弦响应起来,却是酣畅淋漓,毫不拖泥带水,特别是当演奏的速度快的时候,那种琴弦自带的拍音和琴音合在一起,使得每一个音符,都粒粒分明,节奏格外的明显、声音格外洪亮。

    那种颗粒感,让人着迷!

    谷小白感觉,自己不像是在拉响二胡,反而像是在敲响一面小鼓。

    以一根弦的弦震动,做出类似面震动的音色。

    这琴弦,好神奇!

    谷小白闭上眼睛,通过对波形的分析和再现,将那根琴弦在自己的大脑中具象化,虽然这并没有现代的仪器所能探究的更多,但是对谷小白来,却是最方便,最好用的方式。

    在谷小白的脑海之中,琴弦被结构了出来,它的微观结构呈现出了多重螺旋形状,琴弦向不同的方向扭曲着,彼此穿插着嵌套在了一起。

    这根琴弦内部的结构,比外表还要复杂得多,那近乎不断分型的螺旋结构嵌套,让谷小白叹为观止,也让他对琴弦的结构和乐器的制造,有了新的理解。

    原来,琴弦还可以是这样的!

    7017k

本文网址:http://www.haoyue520.com/xs/0/152/155086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haoyue520.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